CIMG2552.JPG 

我破水的時候,人正在亂的像廢墟一樣的新家裡,恰吉站在還是一團糟的客廳那頭,一臉的惶恐,幸好姐姐當時決定提早飛來看我,照現場的狀況看來,她是唯一一個腦袋還正常運轉的人。於是我們在她的幫忙下,力持鎮靜地回住處打點住院事宜,吃了晚餐,盡可能保持從容的出發;這一切的強裝鎮定卻在恰吉上車後破功:他緊張的連去醫院的路怎麼開都忘了。

scc999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