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來義大利開始,每年年尾的冬日氣氛就年年遞減,一點也不冷,連雪花也沒瞧見半點;今年總算是恢復正常,穿短袖的炎熱夏日好像才剛過,倏地寒風颼颼的冬天就降臨了,枝葉枯黃、落英繽紛,很有蕭蕭的寒意。
院子裡的嬌客,去年換好厚重的冬裝嚴陣以待,結果是用武之地半點也無,今年秋冬來的又急又快,貓兒們毛茸茸的毛皮大衣這下不但換的正是時候,還理直氣壯的多添幾分肥厚,於是毎一隻都像裹了棉被出門,只露出一顆圓嘟嘟饅頭般的腦袋。就靠著這身重裝備,夏天還常常來屋子裡避暑的小搗蛋這會兒還全都精神抖擻的在外頭晃蕩,活潑的很。
只除了這一位。
妹妹一定是被我們慣壞了,現在不只平時吃飯時間來,早上還沒起床就在外面喵著要進來,等牠睡飽想說總算滿意可以走了吧?出去沒有十分鐘、該辦的生理需求辦完,又回到門外敲門要進來,一天到晚賴著不走,偏偏牠的毛皮又比其他的貓厚,感覺老天幫牠換那身大衣是裝飾用的,牠儘管想盡辦法用撒嬌的用耍賴的用偷溜的,進到屋裡就可以天塌下來都不管。牠還不是我們家的貓ㄝ~~~
在我逮到有貓偷偷把我放在地上的花盆當貓砂盆使用以後,我突然驚覺了一件事:某人,正確的來說是某貓,已經悄悄在我家範圍內找到各式吃喝拉撒睡的解決辦法,這客人做的神不之鬼不覺、連主人都還沒發現家裡就已成其天下,這叫主人的顏面往哪裡擺!何況正牌的貓主兒要是知道了,一不是氣我壞他們主從關係、二不然樂得將貓丟給我們養餵,他到是一派輕鬆度日即可。不成不成,總是別人家的貓,再怎麼疼還是要有個限度,何況其他的貓都還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玩耍奔跑,一隻年輕小貓成天只想宅在家裡不跟群貓往來實在太不健康了!
於是乎,這個禮拜我狠下心,只有晚上才放牠進來,而且要是當晚餵了牠飽餐一頓,那留宿的權利就要相對的取消,要讓牠明白一次只能對牠好一點,不滿意請找主人討要;白天請留在外頭呼吸新鮮空氣,難得日頭從烏雲中露出來的時候更別想躲進家裡了事,應當趁有機會多曬曬太陽。這執行起來還真是艱難,特別是當妹妹昂著腦滿腸肥的腦袋用滴溜滴溜的眼睛直瞪著哀求你的時候,一般人很難不心軟,連恰吉都願意冒著寒風打開門讓牠進來,何況平時都在家跟他們相處的我?但是原則以訂,也是為了牠好,每次都狠下心放牠在外面敲門喵喵叫,幾天下來也真令人不捨。
不過,別以為菜頭這是在欺負貓,這小妮子鬼靈精怪刁鑽的很,門外一哭只是牠的哀兵政策,牠會趁我開門晾衣服的時候不聲不響的溜進來,貓爪踏上牠覬覦已久的禁地,例如收納了衣服、飽滿柔軟的收納箱,或是恰吉專用的椅墊,或是衣櫥裡的窄小空間,更有甚者,還會溜到我們床上枕著枕頭睡牠的大頭覺。這被我逮到作客不通知主人的話,一律都是狠揍數十、驅之別院,夏天還好,冬天就稍微收斂不敢這麼放肆,所以換上孤女的扮相裝可憐博取同情變成最近最常用的把戲,再精一點用騙的,趁有習慣巡視土地的白貓警長來按門鈴進行每日查訪的時候躲在旁邊,我一沒防備小白,牠倒是趁我開門就溜進來,還一副「我可是接受了你的邀請被你開門迎進來」的得意勁兒,你拿牠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冬天的角力看來還會持續上演好一段時間,不過牠最好還是快點覺悟乖乖回家,我們回台灣的話牠可就拿我們沒輒啦!
創作者介紹

阿卡桑德拉的義式生活

scc999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