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做起練習簿中的交通規則考題,彷彿回到聯考畫答案的日子,而手上那隻鉛筆被我磨到只剩短短一截筆芯,想找個削鉛筆機來,翻箱倒櫃了半天也沒見著蹤影,不禁對著一桌子零亂發起呆來;我已經這麼習慣沒有紙筆的生活了嗎?舊時在紙上塗塗寫寫的樂趣,是否連著削鉛筆機一起讓我塞進不知名的角落去了?電腦普及化也不過是這十幾年的事,我們的生活型態卻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小時候不要說電腦這種高科技產品,鉛筆就已經是一項能夠令小孩子目眩神迷的產品;那時候最普遍的還是爸爸連同卷宗從辦公室一起搬回來家庭辦公用,黃筆身粉紅色橡皮擦頭的基礎版簽筆,有時候還有墨綠色烏龜殼花紋的版本,但是墨跡比較淡,除了手力強健如老爸,我們這些小毛頭兒拿這類鉛筆寫出來的字沒有兩下手一滑就糊了。同齡的女孩子們常買的小天使鉛筆,除了濃濃的香味很符合小女生浪漫的需求,墨芯也稍微黑一點,要是削鉛筆機夠力的話,削的尖尖的,不只筆跡清晰,香水小天使鉛筆也有劃破作業簿、攻擊討厭男同學外筆芯仍然完好如初的本事,是當時小學女生平價的基本配備。

這兩項平民的選擇外,比較洋派的同學都很熱中於蒐羅各式各樣造型特殊的鉛筆;在年紀那麼小的時候,打開鉛筆盒就像打開自己的金庫一樣,是展現「實力」的時候,要是文具用品不能讓湊過來看或者來借用的同學發出「哇」的驚嘆聲,對小學女生來說,簡直就如小學男生輸了躲避球賽一樣嚴重,會讓人抬不起頭的。我們家向來跟什麼潮派都沾不上邊,我的第一枝新潮派鉛筆還是班上ㄧ個好朋友送的銀色鉛筆,這大大開了我的眼界,促使我決心踏入收集的戰局,但是我們家兩老很英明的沒有零用錢制度,因此我要從五六年級才有一點點存款的後盾好進行這方面的較勁;那時候最愛逛文具店的筆區,要是有可愛又價錢尚可的鉛筆,口袋裡的銅板很快就貢獻出去了,記得當時還買過三角型的鉛筆,一點也不好握,純粹失心瘋,而且這些漂亮可愛的鉛筆老實說比爸爸從辦公室拿回來的還難寫,結果大多數都淪入鉛筆盒純收藏用,沒事的時候拿出來摸一摸看一看,滿足一下小女生的虛榮心罷了,果然爸媽不發零用錢是有他們的道理...

紙類製品,當時日本貨和美國貨的價錢,比起一般普通筆記本十塊就可以解決,三五百元的價格是很可觀的,因此能亮出很像樣的筆記本要是真正班上公認富豪級小女生才做得到,一般我們口袋比較空虛一點的,還是流行信紙信封一類的蒐集品,當時沒有網路,我又搬了幾次家,跟老同學們之間的魚雁往返相當勤快,信紙信封買的挺多,不過窮酸個性使然,消耗量這麼大,我自然只能找便宜又還過得去的買,不像老姐,她買的信紙質地都好,既然寫信不及我多,偶爾會大方的賞我一兩張使用。她送我的信紙我都會保留一張起來,甚至信紙用完以後的皮也被我扒下來收藏,到現在還躺在我台灣的書桌抽屜裡,大抵是那時候七零年代的校園文藝風和八零年代的都市浪漫風影響很重,總覺得現代文明的浪漫香氣都濃縮在那一張張空白信箋當中,捨不得丟棄。

以上的文具收集都沒能讓我往健康的文藝良識之路發展,但大學時代進入設計科系則是正式給了我大買特買的正當理由,各種高級的紙張和繪圖用的筆過足了我文具控的癮,什麼「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只是喜歡買紙筆而已!而且簇新簇新的紙張攤在桌上,更讓我捨不得畫上去,實在是自相矛盾啊~~本來以為出國以後不常接觸所學,日常生活又已經全面電腦化,對紙筆的需求應該不會在像以前一樣瘋狂,只不過只不過!這一切,都在跟來佛羅倫斯進修畫畫的大學老友逛過本地美術用品店以後瓦解,義大利著名的造紙工藝很輕易地便讓我動搖了~~當天我就抱回好幾張半開的水彩紙和精緻的小開數畫本,明明當時家裡連擺的下半開的桌子都沒有,還是一個「總有一天派的上用場」的衝動控制了我,還有很多各種筆芯尺寸的上線筆,明明知道自己懶病不輕,一枝一百多台幣的黑色簽字筆還是忍不住就買了!現在應該慶幸家裡很小,「買了會放不下」已經是我最後一道防線,要是真的換了大房子,我看書房被各式各樣的文具用品佔據也是遲早的事吧~~~

說是全面電腦化已經讓我們離往日的時光越來越遠,但是只要手裡一拿起筆、在紙上ㄧ溜而過,那種紮紮實實的氣氛還是很輕易地就能迷的我暈頭轉向~~看來我不僅文具控嚴重,還徹頭徹尾的從小時候嚮往的新潮派變成懷舊派了。
創作者介紹

阿卡桑德拉的義式生活

scc999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y
  • 是啊<br />
    我現在連字都快要不會寫了<br />
    @@
  • 本來以為撇來撇去是你的專利,前陣子寫筆記本發現我現在的字也醜得不像話/__\

    scc999kimo 於 2009/05/03 08: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