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已經到了可以相互陪伴的階段。

 

原本以為,妹妹還小,還是跟在媽媽身後黏巴巴的年紀,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問她哥哥在哪裡,她就會自動開啟雷達跑去找哥哥玩;也是,媽媽在她眼裡距離還是遠了點,哥哥的個頭剛剛好,不需要抬高頭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多輕鬆啊!

 

馬信安對於妹妹是玩伴這件事,發現的卻比較晚。已經開始上學生涯的他,幼稚園裡盡是年紀相仿的玩伴,本來不覺得家裡這個小他兩歲的小傢伙有什麼大不了,但每天陪他上學的時候,班上同學,尤其是家裡排行老么、或是獨生子女的小朋友,總是擁上來對妹妹又抱又親、羨慕的不得了,漸漸他也學著對自己的妹妹寶貝起來,偶爾還會當著同學面前跟妹妹互動玩耍一番,享受一下大家艷羨的目光!等到妹妹會走會搶他玩具的時候,他已經習慣和妹妹有「玩」的互動了。

 

暑假是屬於爺爺奶奶的假期,這是我一早決定好的;孩子能有疼愛他們的爺爺奶奶,當然要盡量讓他們相聚在一起。我們從八月起就待在山上的老家,讓兩個孩子享受爺孫之間才有的豪華待遇,在院子裡兩人互相追逐、玩在一起,哥哥騎腳踏車,也指定妹妹要騎三輪車一起行動,玩什麼都要一塊兒,馬信安對這點相當堅持,除非妹妹回去睡回籠覺,或者這遊戲妹妹真的做不來,其餘的時候,他都堅持將這個原則進行到底,有時後輔助妹妹的大人嫌累,想要找藉口開脫時,還真找不出什麼正當理由能說服他呢。

 

看兩個這麼小的孩子相互作伴的樣子,我常常會回想起小時候跟哥哥姊姊也是這樣互相遊戲在一起,吵吵鬧鬧的度過彼此人生中的最初的時光。奇妙的是,長大後多少有趣的同學朋友,經歷過多少更瘋狂更有趣的玩樂歲月,頭幾年兄弟姊妹做遊戲的日子還是最清晰、記的最多的一段;看著孩子們,我心裡突然對這份感觸有了解釋,不是什麼血濃於水家人親情大過天的陳腔濫調,而是人從生下來那一刻、孤單一人,到終於有能力、有勇氣,準備伸出手去和父母以外的人做第一次接觸時,來自周遭的兄弟姊妹,或者是堂表姪甥輩友愛的回應,那是多大程度的鼓舞!這份正向的回應,會讓同為人際社會最底層、最初級的兩方彼此湧出多少的信心與能量,就能成為多少的養分,讓彼此有勇氣更向外伸出手。

 

我很有福氣的享受了多年的手足之情,很高興我的孩子也有這個福氣擁有同樣的機會,但這種叨叨絮絮的長篇大論就留給我自己想想吧!在他們彼此踩著腳踏車滿場飛奔的時候,想必早就已經體會這寶貴的道理了。

創作者介紹

阿卡桑德拉的義式生活

scc999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