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最近在臉書上貼了一張她與小兒子腳的合照,標注著:「有一天會離開我的一雙小腳」簡單一句,卻瞬間炸出了我消失已久的文青魂。

 

正巧昨日依照幼稚園的通知,帶已經被爸爸報名明年一月上幼幼班的妹妹去聽幼稚園的入學簡報,看著一向調皮好動的妹妹,在滿教室的家長和其他幼小的孩子的包圍下,怯生生、安靜的在我旁邊坐了好久,不停打量這陌生的環境,和她之前在家那副稚嫩的模樣大不相同,更加深了我「孩子長大了」的那股感慨。

 

我們也是這樣一路飛快的就長大成人了啊!我不禁思索起,我自己的父母是否也曾對著我們的側影湧現相同的情懷,應該是有的啊!自己也升格當了媽媽,昨天還依偎在懷裡的小人們如今竟然也都背著小包包要到學校去結交朋友、開發新樂趣,他們的喜怒哀樂再也不是只以我們為中心、由我們牽著走了,老實說,就是一股「媽媽不再是你們世界裡的唯一」的悵然若失;等到他們翅膀硬了,還會記得我曾經如何站在她生活的中心、如何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嗎?

 

就往心裡找點答案,我自己是還記得的。

 

我記得媽媽把我放在買菜車裡拖往菜市場的日子,我記得買完菜我常常可以在電動搖搖馬的花車上搖個一輪、得一個氣球,我記得媽媽有零錢的時候也不是很吝於買一支三塊錢的水果冰犒賞我的作陪,那時候她可並不怎麼在乎吃冰可能對健康有什麼大大小小的影響(多美好的老時光)…我也記得每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媽媽放心的在房裡午睡,任我在陽台上擺個小凳子、一張小椅子,假裝從幼稚園裡已經有很多「功課」;我更記得爸爸假日帶我們走過田邊小路,前往小碧潭玩玩水、踏踏青的許許多多個周日早晨,像一張張照片一樣蝕刻在腦海裡,不能抹滅。

 

我的父母陪伴在我們身邊的模樣,那些用了心的歲月,就像養分一樣讓我吸收了化為我的骨血,支撐我長成現在的模樣,我的力氣裡面有他們的愛。

 

我的孩子將來也會記得我真誠的對待他們的模樣,妹妹會記得我痛揍她小屁股和給她吃餅乾的時候都一樣不手軟,JOJO會記得我晚上常常應要求重複講那幾個故事也不厭煩,最希望他們除了記得我管的嚴之外,也會陪他們鑽尼龍圈玩包香腸的遊戲。

 

我的父母應當也該持續收到一些新的回憶,記得我即使只能一年回來幾個禮拜,還是想跟他們一起嘗試一些新玩意兒,記得我們仍舊闔家出遊了一些新的景點,記得我們不斷給這個家擴大版圖的同時,還是想要回來當當他們的小孩。

 

希望這些日子也能化為父母的養分,融入他們的骨血,在他們邁著逐漸顯得有點沉重的步伐的時候能成為他們的力量,記得我們對他們的愛是他們最大的後盾。

 

也許我們有一天都會離開某些人而去,但相處的時候手握緊,彼此的溫度就能留得很久,即時你離開了,手心也是熱的,那麼分別的遺憾也就可以稍稍緩解了。

 

 SANY0449.JPG  

創作者介紹

阿卡桑德拉的義式生活

scc999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